丝瓜app视频5l免费观看下载

苏念在卫生间收拾好就出来了,慕斯年等在卫生间门口,见苏念出来,立刻关切的问,“怎么了?”

苏念脸一热,“没什么,就是有些肚子疼。”

“说实话。”慕斯年板着脸,他明明看到苏念刚才脸都白了,单纯的肚子疼怎么会这么严重。

“真没事,就是……就是那个来了。”苏念小声解释。

那个?慕斯年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苏念说的那个是什么了,不过他从来不知道‘那个’还会造成肚子疼。

看苏念脸色发白,疼的好像还很厉害。

慕斯年把苏念扶到了床上躺着,“疼的厉害?”

“还好。”苏念咧嘴一笑,只是那笑怎么看都很牵强。

苏念每回状况不同,有时只是轻微的疼,不会对生活有什么影响,但有时就疼的厉害,不止小腹,连同腰部都酸疼难忍,这次显然就是疼的厉害。

苏念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惨白的模样看的慕斯年很心疼。

“我让文叔把家里医生叫来。”

慕斯年刚一起身就被苏念拉住了,“不用,我躺一会就好了,不用让医生来。”

纯美小糖的香甜魅力

这是痛经,又不是其他什么病,医生来了也只能叮嘱些都知道的注意事项,不要受凉,多喝热水之类的,而且医生一来,那所有人都会知道她来例假了。

慕斯年幽深的眼眸看着苏念,苏念疼的这样厉害,不让医生来看看他不放心。

苏念抓着他的胳膊不撒手,“真的不用,我躺会,喝点热水一会就好了,真的!”

慕斯年凝眸看了苏念一会,最终还是没去,坐了下来陪着苏念,还让文叔给苏念送来了一杯热水。

苏念每次例假刚来就会困得睁不开眼睛,这次也是一样,虽然小腹还是坠痛,但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

“困了就睡吧。”慕斯年在一旁说。

苏念下意识的点点头,很快就睡着了。

慕斯年坐在床边拿着手里打开浏览器搜索了些关于女生例假肚子疼的知识,待苏念睡熟之后,下楼让厨房给苏念熬些红糖水,又让佣人给苏念找来了热水袋。

慕斯年上楼给苏念暖好,自己去洗了澡,便也躺在了床上。

苏念觉得腹部暖暖的,意识里知道是慕斯年给自己放了热水袋,奈何实在是精神萎靡,睁不开眼,便也没有动,沉沉的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苏念已经没有那么痛了,就只是坠坠的不舒服,起床的时候,看到那个热水袋,苏念心里暖融融的。

也幸好今天是周末,苏念不用去上班,还能在家多休息休息。

起床洗漱完,苏念一下楼就闻到了浓浓的姜味,见她下来,慕斯年伸手握了她的手,“还痛吗?”

“好多了。”

慕斯年观察苏念的脸色,的确比昨晚好了很多,没有那么惨白了,“吃点东西。”

苏念点点头,和慕斯年一起进了餐厅,苏念肚子不舒服,胃口也不怎么好,就只喝了一碗红豆紫米粥,其他什么也没吃,就跑到沙发上坐着去了。

例假期间总是懒洋洋的,什么都不想做。

家里的佣人端给苏念一杯红枣姜糖水,“夫人,喝点这个会舒服些。”

“谢谢。”

“不用客气,夫人,这是昨晚先生专门嘱咐了的。”佣人说完就去忙自己的了。

苏念转头看向餐厅方向,正巧慕斯年吃完出来,苏念捧着杯子对他灿然一笑,连这个都想到了。

慕斯年坐在了苏念身边,“喝了这个会好些。”

苏念喜滋滋的,又是热水袋,又是姜糖水,被人呵护照顾的感觉真好。

忽然苏念又想到了什么,慕斯年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他以前是不是也这么照顾过别人。

苏念放下手里的杯子,转头凶巴巴的看着慕斯年,“懂得这么多,是不是也这么照顾过别人。”

虽是凶巴巴的,但尾音似乎还带上了一丝委屈。

“没有,只有。”慕斯年答。

“真的?”苏念不敢相信似得又问一遍,“可不许骗我。”

“嗯,不骗。”

听完苏念有喜滋滋的抱着那杯红枣姜糖水喝了起来。

慕斯年心想,昨晚他查的资料没错,例假期间的女人情绪果然不稳定。

慕斯年在楼下陪了苏念一个上午,下午的时候他去了书房处理公司的事务,做为总裁,要忙碌的事情远比职员多更多。

苏念身体不舒服,也就没去医院看杨钏海,而是给他打了个电话。

钱多多微信视频约苏念逛街,苏念惨兮兮的告诉她自己身体舒服,去不了。

钱多多表现的比苏念更惨,钱多多表示苏念有了慕斯年以后想约她逛街都难了,不止这样,就连见面都少了。

钱多多苦着脸,问苏念,“说咱俩谁更惨,我们的广场舞二人组现在都只剩下我自己了,天天的连人影都摸不着了。”

“好多多,我这不是最近比较忙嘛,等我好了一定陪去逛街,逛多久都行。”苏念哄钱多多了。“这可是说的啊,不能反悔。”

“好,不反悔。”

得到苏念承诺的钱多多这才喜笑颜开,“对了,念念,昨天我在学校门口见到了苏鸿远,而且好像是去找的。”

“找我的?他还找我干什么?”苏念想起昨天苏鸿远是给她打过电话,不过苏鸿远现在还找她又是要干什么。

“管他呢,反正不管他找干什么,都别理他。”钱多多对苏家人是深恶痛绝的,对他们的厌恶也一点都不比苏念少。

“嗯,我知道了。”

正说着,苏鸿远的短信就进来了,又是要约苏念见面,苏念看了一眼就划走了。

“多多,苏鸿远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他说要见我。”苏念说。

“不见。”钱多多不假思索的跟苏念说,“把他拉黑,省得他老是来烦。”

“嗯。”

和钱多多没聊太久,便挂了视频,佣人又来为苏念新添了热的红枣姜糖水。

苏念捧着杯子,窝在沙发上,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好,没有麻烦,有家人朋友关心,她真希望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