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官网下载更新影片资源

平常的翻身小区门口还是挺热闹的。

可是现在却非常冷清。

很多人都待在家里面不往外出。

冯桂河他们直接开车进入了小区,如果是平常的时候,一辆普通的商务车进来真不会太引人注意,可是现在不一样,都不往外出,突然小区里面进来了一辆小车,很多人都很好奇,从窗口往下看。

当看到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b栋前面的时候,人们都在想这是谁啊?胆儿也忒肥了,这个时候还到处乱跑,不要命了?

商务车停稳,冯桂河一帮人从车上下来,然后丁叮带着他们来到了401门前。

“这就是我家。”

说着,丁当敲门。

“老爸,大姐,二姐,三姐,小弟,我回来了,给我开下门。”丁当一边敲门一边叫道。

冯桂河几个人在后面听着好笑,这一家的孩子也太多了。

丁当刚敲两下门,门从里面就打开了。

丁彩鳞激动的不行,刚一开门就咋呼起来了。

清纯美眉贴身性感泳衣,背部全裸展有人曲线。

“老四,你回来了?可真是想死姐姐了,呃~他们是谁?”

看到丁当身后的冯桂河几个人,丁彩鳞直接就愣住了。

丁当赶忙给介绍“二姐,这是市卫生局的冯局长,这是石局长,包局长,这是我们第一人民医院的肖院长。”

介绍完几个人之后,又给他们介绍了一下丁彩鳞“这是我二姐。”

冯桂河几个人赶忙打招呼,虽然都戴着口罩呢,但是话还是要说的。

“丁二小姐你好,请问丁先生在家吗?”冯桂河直接了当的问道。

丁彩鳞还有点蒙圈呢,心说都是大官啊,这怎么跑自己家里来找老爸了呢?

不过还是赶忙让到一旁,道“你们好,我爸在家。”

说着,丁彩鳞一扭头扯着嗓子喊道“爸,有人找你。”

丁鹏正在厨房熬药呢,这货这段时间苦逼的不行,虽然小女儿要痊愈了,可是还有两个小舅子和连襟呢。

听到丁彩鳞喊有人来找自己,他从厨房出来了,看到冯桂河一帮人就是一愣。

“有事?”

冯桂河几个人一看丁鹏,心说长的挺帅啊,整个一老帅哥,怪不得两个闺女都这么好看。

不过他们来不是夸丁氏姐妹的,而是找这个正主呢,见到丁鹏,几个人赶忙都笑着打招呼。

这时,丁曼柔和丁叮也从屋里出来了。

俩人看到来了四个陌生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认识。

“丁先生,你好,我是市卫生局的冯桂河,这是包同仁和石国良,这位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肖宏,我们找你”

“哦,进来吧。”

冯桂河还没说完呢,丁鹏说了声进来吧,直接又钻厨房里面去了。

将冯桂河几个人给弄的挺尴尬的,心说怪不得丁当说她老爸脾气怪,这真的很怪啊,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怎么听一半就跑了?

几个人相视苦笑了下,进来了。

其实丁鹏真不是不给他们面子,而是他惦记着熬的药呢,就像他说的,这药必须时刻看着,要不然稍微过头了或者火候没到就没用了。

冯桂河几个人进屋之后,往厨房看了看,见丁鹏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一个药罐子,里面的药材味道冲鼻子,他们的眼睛就是一亮。

心说这肯定是治疗这种顽固疾病的汤药了。

“丁先生挺忙啊。”冯桂河没话找话道。

丁鹏扭头笑了下,道“你们先坐,我这一会儿就好。”

冯桂河笑了笑,感觉和丁鹏说话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的,我问你挺忙啊,你给我来个先坐,行吧,先坐就先坐,今天就是来请你呢,不管你怎么磨叽,今天非把你请走不可。

几个人来到客厅,丁曼柔给他们每人倒了杯热水。

他们刚刚坐下,结果就被客厅角落里的一堆箱子给吸引了。

石国良赶忙站起来走到箱子前面看了看,然后不可思议的扭头问道“这这些都是口罩?”

丁曼柔笑道“我爸买的。”

石国良心说我靠,这人绝对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啊,你瞅瞅人家这准备的,也忒特么充足了,这货从哪里买了这么多口罩啊?

冯桂河几个人也是哭笑不得。

只有包同仁却盯着丁曼柔和丁叮看个不停,这好像是有点失礼了,毕竟你一个中年油腻大叔盯着人家两个大姑娘看,没礼貌。

冯桂河想提醒一下包同仁注意形象,结果这时包同仁说话了。

“我怎么看着你们两个这么熟悉呢?”

冯桂河几个人“”

哎呦,老包,没想到你还有这爱好啊,是不是平时经常偷偷看美女照片?

丁彩鳞嘻嘻笑道“我大姐是搞自媒体的,我三妹是唱歌的,经常在电脑电视上看到,可能有点脸熟。”

听丁彩鳞这么一说,包同仁一拍脑门,道“对对对,没错,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我看过你们的节目,也听过你们的歌,别看我年龄不小了,但是还挺喜欢这些流行歌曲和自媒体这样的新鲜事物,你是叫丁”

“丁曼柔,这是我妹妹丁叮。”丁曼柔道。

她刚说出来名字,冯桂河手里的茶杯都差一点掉地上,赶忙放在了茶几上,指了指丁曼柔,又指了指丁叮,最后又指了指丁彩鳞,半天没说出话。

这倒是让肖宏几个人纳闷了。

心说冯局长,闹哪样呢?老年颤抖还是老年卡壳啊?

好长时间,冯桂河才惊讶道“没错,就是你们,往华夏基金会捐了将近五亿的是不是你们姐妹几个?”

到了他这种地步的领导,平常的时候还是很关心这样的事情的。

丁曼柔笑道“现在这段时期正是有人出人,有力出力的时候,我们姐妹别的也帮不上忙,就将所有的钱给捐出去了,希望能够帮到更多的人。”

“漂亮!”

冯桂河一拍巴掌,然后给包同仁,石国良和肖宏道“几位,看到没有?这才是华夏的真正明星,你们都没看过新闻吗?就这几个丫头,在这次事件中比那些大企业捐的还多啊,三个人捐了将近五亿,五亿啊!这才不愧是优秀的华夏儿女!”

听冯桂河这么一说,包同仁和石国良还有肖宏都傻了。

卧槽,五亿啊!

这捐款也太狠了。

一个个的瞬间对丁曼柔姐妹几个是彻底的刮目相看,心说这一家子特么的是神人啊,老爸将疾病给治好了,结果女儿更猛,直接甩出去了五个亿帮助社会。

对于这样的家庭,你除了顶礼膜拜还是顶礼膜拜!

“丫头,你们放心吧,这阵子过去之后,我一定会将你们的事迹往上汇报的,一定会让更多的年轻人向你们学习,这是你们应得的。”冯桂河拍着胸脯道。

结果丁曼柔姐妹几个赶忙摆手。

“别别别,我们做的也就是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没想过让这事上新闻,捐款的时候就给华夏基金会的人说了,没想到他们还是给捅出来了。”丁曼柔道。

冯桂河指着丁曼柔,道“看到没?包局长,石局长,肖院长,我是真的越来越佩服这几个丫头了,你说说这素质一般人能教育出来这么优秀的孩子吗?”

这货还顺手拍了一下丁鹏的马屁。

他刚刚说完,丁鹏从厨房出来了,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五个碗,道“曼柔,彩鳞,丁叮,丁当,来,把这些喝了。”

丁曼柔姐妹几个赶忙跑过去了,每人端起一个小碗,然后皱着眉头将碗里的汤药喝了,然后丁曼柔拿过来一个空牛奶盒,将一点儿汤药倒进去,插了根吸管给丁力。

小家伙现在对这种味道也有点习惯了,连续喝好几天了。

于是拿着牛奶盒子喝了起来,只是喝两口就不喝了,再习惯了还是苦的啊。

看到这一幕,说实话冯桂河几个人是真的羡慕,人家一个个的都愁死了,你看看这一家子,有个牛逼老爹,毛事不用担心,绝对的百毒不侵啊。

见丁鹏出来了,冯桂河几个人赶忙站了起来,刚想说话,谁知道丁鹏将药给丁曼柔姐妹几个一分,然后一转身又会厨房了。

冯桂河几个人“”

我靠,理一下我们撒,我们就算有千言万语能说服你,可你不跟我们说话也百搭啊。

谁知道就在他们郁闷的时候,丁鹏又从厨房出来了,这时候手里拎着四个小保温桶,这才看了一眼冯桂河几个人。

“开车了吗?”

“呃~~”

冯桂河几个人不知道丁鹏突然问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开了一辆商务车。”

“哦,走吧。”

“啊?去哪里?”

这一下冯桂河几个人是更懵逼了,我去,这人的脾气要不要这么怪啊?大哥,我们是请你出山的啊,你这什么都没问没说呢,就一句走吧,走哪里去啊?

见几个人发傻,丁鹏道“你们找我不是给医院的病人看病吗?”

冯桂河迷茫的点了点头,道“啊,是是啊。”

“那还愣着干什么?不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吗?”

“”

不会吧?这就请出来了?

冯桂河几个人是即惊喜又惊吓。

惊喜的是人家答应出手了。

惊吓的是我们什么都没说呢,你别是忽悠我们的啊。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